<form id="nrf9z"><span id="nrf9z"><th id="nrf9z"></th></span></form>

    <form id="nrf9z"><nobr id="nrf9z"><th id="nrf9z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nrf9z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rf9z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rf9z"><nobr id="nrf9z"><nobr id="nrf9z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nrf9z"></form>

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“健身教練”劉畊宏火了 國內健身獨角獸卻快“Keep不住”

            202204/2716:20
            2022-04-2716:20
            來源: 羊城晚報

            “健身教練”劉畊宏火了 國內健身獨角獸卻快“Keep不住”

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 從“7天漲粉1000萬”縮短到“1天漲粉1000萬”,健身教練劉畊宏徹底火了。

            從“7天漲粉1000萬”縮短到“1天漲粉1000萬”,健身教練劉畊宏徹底火了。近幾年由于疫情的影響,人們去線下健身房、戶外鍛煉的習慣逐漸被“在家跳健身操”所代替,由此推動了帕梅拉、周六野、劉畊宏等健身達人主播的不斷出圈。

            但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國內唯一的互聯網健身獨角獸——北京卡路里科技有限公司(Keep線上健身平臺的運營方,以下簡稱Keep)卻仍在持續虧損中,最近還正式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,擬向“運動科技第一股”發起沖擊,那它能借此打一個翻身仗嗎?

            不到一月猛漲數千萬粉絲

            “動起來,別放棄,堅持下去!”這些極具感染力的語句出自最近在網絡上爆火的健身視頻。視頻的主角劉畊宏一邊賣力跳著健身操,一邊呼喊屏幕前的網友跟他一起做。

            劉畊宏是來自中國臺灣的歌手、演員、主持人。此前,他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“周杰倫的好友”,但最近憑借魔性、歡快的健身操視頻,劉畊宏成功破圈,收獲了一大批跟著他跳操的“劉畊宏女孩”(其粉絲的別稱)。在過去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,劉畊宏抖音粉絲量便從幾百萬迅速漲到了如今的4000多萬,其中還有1000萬是在4月21日這天漲的,其躥紅速度由此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隨著劉畊宏的爆火而“動”起來的還有不少是A股股民,他們紛紛在投資互動平臺上向相關體育上市公司喊話“趕緊簽下他!”

            其中,經營家庭用健身器材的公司——創源股份對此回復道:“目前公司子公司家庭健身器材是通過亞馬遜跨境電商銷售,開拓國內市場還需要時間,待國內市場開拓再向劉畊宏申請是否形象代言。”

            其實,劉畊宏的出圈并非偶然,除了他自身扎實的專業基礎,疫情的助推也是原因之一。在疫情影響之下,出門鍛煉受到諸多限制,在家就能跳的健身操逐漸受到人們的青睞,線上健身教練也借機趁勢崛起。

            Keep憑什么沖擊第一股?

            頭頂“國內唯一互聯網健身獨角獸”光環的Keep于近期宣布了沖擊港交所的計劃,但在劉畊宏爆火的狂歡盛宴映襯下,卻顯得有些許落寞。

            據了解,Keep App于2015年上線,致力于打破傳統線下健身房的桎梏,為用戶提供健身教學、跑步、騎行、交友及健身飲食指導、裝備購買等一站式運動解決方案,讓人們足不出戶就能獲得專業訓練。作為國內最大的線上健身平臺,Keep自誕生之初便得到了多方資本的關注。從2015年成立至今,該公司已完成9輪融資,累計獲得融資金額約6.48億美元,投資方包括GGV資本、SVF Ⅱ Calorie、五源資本等。

            成立之初,Keep通過免費注冊使用,吸引并積累了一定的流量。2019年時,其平均月活躍用戶約為2177萬。2020年,受疫情的推動,其平均月活躍用戶實現了大幅增長:2020-2021年,平均月活躍用戶分別為2970萬、3440萬,增幅超過30%;平均月度訂閱會員也從2019年的77萬人增至2021年的328萬人。

            從財務數據來看,Keep的營業收入也在逐年增加,但與此同時,凈利潤卻年年虧損。招股書顯示,2019年至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,Keep營業收入分別為6.63億元、11.07億元、11.59億元。盡管收入增長較快,但增速有所放緩。2021年前三個季度,Keep營收同比增長41.3%,低于2020年近67%的營收同比增速。

            并且,Keep目前仍未盈利,最近兩年9個月,其虧損額合計更是高達54.37億元。具體來看,2019年及2020年,Keep分別虧損7.35億元和22.44億元,2020年虧損額同比擴大超2倍。截至2021年9月末,Keep虧損24.58億元,同比擴大67.78%,虧損數額已超2020年全年??梢哉f,Keep如今的狀態是“叫好不叫座”。

            對此,華西證券研報指出,Keep高獲客成本影響了盈利能力。招股書顯示,Keep2019年的銷售及營銷費用為2.96億元,占總收入的44.6%;進入2021年,Keep的銷售及營銷費用激增,截至去年9月底,其銷售及營銷費用為8.18億元,占總收入的比重高達70.6%。

            但饒是如此,似乎仍難以激起用戶的付費意愿。記者采訪多位Keep用戶后發現,他們的付費意愿普遍不高。“用Keep的原因主要是它免費方便,但付費則愿意去線下,因為有人監督和糾正動作。”一位在教培行業工作的金小姐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    專家:

            在港上市仍難扭困境

            那Keep能通過在港交所上市接著續命嗎?

            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不認為上市是可行之道。“營銷費用高企,對企業來說并不健康。美股市場,對于這種虧損較大的企業比較寬容,只要業績增長,股價就可以提高。但香港二級市場對于虧損企業的總體估值并不高。”張毅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    “營銷換增長是多數互聯網企業慣用的方式,核心在于能否構建起健康的盈利模式。”網經社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曾對媒體表示,Keep業績增長不確定,高營收來自于高營銷(投入),目前Keep未能打造盈利的商業閉環,這給它的價值增長帶來挑戰。

            此外,健身這條賽道競爭激烈,強敵環伺:在線上,有咕咚、愛動健身、怦怦健身、野小獸等;線下有樂刻和超級猩程、光豬圈等;在智能健身硬件領域,蘋果、華為、小米等硬件巨頭也陸續下場加入競爭……在Keep前進的路上,仍然荊棘遍布。

            記者觀察

            疫情帶動健身企業爆發性增長

            疫情的發生讓越來越多人重視鍛煉和健康的重要性,順帶著催生了“直播+健身”的這種新業態。

            天眼查數據顯示,我國目前共有超131萬家企業名稱或經營范圍含“健身”,且狀態為在業、存續、遷入、遷出的企業。同時,我國健身相關企業(全部企業狀態)近10年注冊總量也在穩步上漲。其中2021年健身相關企業年度注冊量超35萬家,達到歷史峰值。

            從地域分布來看,貴州省的健身相關企業數量最多,達到近23萬家,占全國總量的17.54%。其次是廣東省和山東省,均擁有超過11萬家相關企業,分別位列第二和第三。

            另外,記者還觀察到,政府對于健身產業的發展也愈發重視。以廣東省為例,其去年年底印發了《廣東省全民健身實施計劃(2021—2025年)》,該文件提出到2025年,公共體育健身設施向自然村延伸,人均體育場地面積達到2.6平方米以上,珠三角地區實現10分鐘健身圈全覆蓋、其他地區優化提升15分鐘健身圈,經常參加體育鍛煉人數比例達到40.5%以上,每千人擁有社會體育指導員不少于2.8名,體育產業總規模超過9000億元。

            該文件也相應提出了實現全民健身場地設施供給新突破、促進青少年體育新發展、創建體育產業新格局等主要任務。

            可以預見的是,我國健身市場規模將迎來新一輪增長。(李志文)

    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    為你推薦

            黄色淫秽电影动画,女人和男人的黄色免费,538国产欧美亚洲精品,亚洲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,外国人多人干小女的黄图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