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nrf9z"><span id="nrf9z"><th id="nrf9z"></th></span></form>

    <form id="nrf9z"><nobr id="nrf9z"><th id="nrf9z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nrf9z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rf9z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rf9z"><nobr id="nrf9z"><nobr id="nrf9z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nrf9z"></form>

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三只松鼠重回老本行有無勝算?

            202204/2716:11
            2022-04-2716:11
            來源: 羊城晚報

            三只松鼠重回老本行有無勝算?

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 兩份意見涵蓋了紡織品產業鏈的上游和下游,將推動全產業鏈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      “互聯網休閑零食第一股”三只松鼠(300783)最近壓力有點大。從業績表現來看,2021年算是“有驚無險”,盡管營收微降,但歸母凈利潤提升明顯,打破過往“增收不增利”情況;今年一季度,則呈現營業收入、歸母凈利潤雙雙下滑的局面。

            再來看公司股價表現,2019年上市初期,三只松鼠股價高歌猛進,巔峰時市值超360億元。截至4月25日收盤,三只松鼠報24.02元,總市值僅96.32億元。

            食品電商銷售是如何改變產品高度同質化局面,又該如何突破發展瓶頸?羊城晚報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。

            營業收入凈利潤雙雙下滑

            根據三只松鼠4月23日晚間披露的2021年年度報告,2021年營收微降0.24%至97.7億元,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提升36.43%至4.11億元。其中,第三方電商平臺營業收入64.79億元,占總營收的66.31%。具體來看,天貓系平臺貢獻營收29.56億元,同比下滑22.30%;京東系平臺貢獻24.08億元,同比下滑11.84%。

            另根據同日發布的2022年一季度報告,第一季度,三只松鼠營業收入30.89億元,同比下滑15.85%;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為1.61億元,同比下滑48.75%。對此,三只松鼠稱受累于上年基數高、原材料成本上漲、廣告費用過高等因素。

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同期三只松鼠發布了“關于全面推進戰略轉型升級、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公告”,該公告提到,三只松鼠在發展模式上進行轉型升級——從電商向全渠道轉型,從單一品牌向多品牌轉型,重構品牌力、渠道力與產品力。公告稱:“為此公司已全面暫停門店擴張,并且大力度關停不符合長期定位、業績不佳的門店,下一步將著力提升單店盈利能力。”

            簡而言之就是,線上線下銷售齊發力,優化生產線、聚焦自身優勢產品。

            重回老本行仍面臨困境

            在斷臂求生之際,以堅果起家的三只松鼠果斷選擇聚焦優勢堅果產品,推出使用飽和熱能殺青工藝的SUPER堅果以及使用真空包裝的分銷堅果星品等。

            從研發費用看,2021年三只松鼠投入為5754.37萬元,同行良品鋪子則為3966.56萬元。

            戰略轉向、重投研發開始有了些成果。目前,三只松鼠已經打造出每日堅果、碧根果、夏威夷果、紙皮核桃、手剝巴旦木、腰果、開心果等多款人氣單品。2021年全年,三只松鼠的堅果品類營收50.58億元,品類毛利率達29.14%,同比增長4.33%。

            實體門店的貨架布置也印證了這一點。在位于廣州市北京路天河城的三只松鼠直營店,羊城晚報記者留意到盡管店內擁有包括肉食鹵味、餅干等常規食品線以及國潮盲盒、玩具等衍生產品,堅果類產品依然占據相當比例。

            不過,在業內人士看來,盡管包括三只松鼠在內的眾多公司紛紛砸錢做研發、玩新花樣,但實際上企業仍面臨產品創新能力不足的困境,這也讓食品電商面臨嚴重的同質化競爭。

            “部分企業靠一款產品火很多年,卻沒有推出更迭的產品。”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目前市場整體潛力仍未被充分激發,食品電商的產品卻存在明顯的創新問題。同時,張毅表示,一些主打年輕消費群體的堅果品類產品,在堅果組合上并未考慮到消費者的需求,食用后出現上火等不適狀況比比皆是。

            “撕掉那些堅果產品的商標,你還能分出哪家是哪家嗎?同質化的食品電商依靠什么能翻身?”張毅建議,食品電商要提高產品的創新能力,根據消費者需求持續推動產品品類的推陳出新以及產品迭代,目前該方向仍有巨大的增長空間。另外,直播電商等新型社交電商模式,能直觀地向消費者展示產品文化和產品性能,在線上渠道拓客方面有很大的可拓展性。

            全渠道運營難度依然很大

            再來說渠道拓展,和同行良品鋪子、來伊份等品牌發家之初就發力線下渠道不同,電商起家的三只松鼠鋪設線下渠道要晚得多,實現全渠道銷售的難度自然不小。

            起初,創始人章燎原把三只松鼠的主攻渠道放在線上。直到2017年,其線下營收也只占4.5%。天貓和京東更是絕對的主角,2020年三只松鼠的線上業務營收中,天貓渠道占比52%,京東為38%。換言之,九成收入都來源于這兩大電商平臺。

            但集中也意味著過度依賴,并且隨著食品電商的獲客成本越來越高,線上渠道優勢正逐漸消失,尋求多渠道發展也就成為三只松鼠的必然選擇。

            “三只松鼠以電商為核心的創業時代結束。”2021年公司年報提到,三只松鼠正在從電商向全渠道轉型。對此,三只松鼠開出三類線下店——自營的“投食店”、加盟的“松鼠小店”,以及和電商合作的“線下便利店”。

            愿景是美好的,但過程是艱難的。數據顯示,2021年直營投食店新開12家、閉店43家,截至期末累計140家,貢獻營收8.18億元,較上年同期下滑6.39%,占總營收8.37%;加盟店新開341家、閉店288家,截至期末累計925家,營收7.49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63.3%,占總營收7.67%。

            廣州市北京路天河城三只松鼠直營店工作人員告訴羊城晚報記者,目前三只松鼠在廣州僅有兩家門店,此前位于天河區石牌的三只松鼠百老匯店已經停止營業,近期受到疫情影響,門店客流量并不多。

            另據三只松鼠部分加盟商反映,相對產品線上價格,刨除租金、運營等成本后,線下渠道拿貨價格優勢不明,甚至導致加盟商選擇閉店。

            “價格讓利這部分并不是最重要的,關鍵問題仍是產品與消費群體不匹配。”張毅表示,三只松鼠線上渠道主打年輕消費群體,但年輕人并不是線下渠道的消費主體,實際上也沒有針對不同消費群體生產差異化的產品。

            “三只松鼠線上銷售、線下銷售占比懸殊,說明企業并沒有做到線上與線下資源互融共通,更加沒有做到線上與線下的短板互補。”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對羊城晚報記者直言。

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盡管直營投食店、加盟店遭遇發展挑戰,但在線下業務端,在2021年10月發布分銷戰略后,三只松鼠推出“熱榜零食”,入駐永輝、沃爾瑪、大潤發等大型商超貨架,一年內的營收超16億元,占比17%。

            對此,朱丹蓬表示,從三只松鼠跟商超的合作來看,其實只是對渠道進行拓寬,實際上要實現全渠道運營模式對整個三只松鼠的挑戰還是很大的。“要真正實現全渠道運營,食品電商第一是要靠品牌效應,第二靠規模效應,之后更多的是要靠整個食品安全的支撐,品質、服務體系、客戶黏性、場景創新等也都需要維持。”朱丹蓬說。(丁玲 許張超)

    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    為你推薦

            黄色淫秽电影动画,女人和男人的黄色免费,538国产欧美亚洲精品,亚洲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,外国人多人干小女的黄图视频